治子

『我終將遺忘夢境中的那些路徑、山巒與田野,
遺忘那些永遠不能實現的夢。』

虐向專精(x)

【FGO】蘭陵王・束の間の永遠






昙花一现,刹那永恒。











来几张大头,草稿流

图一枪呆
图二小恩
图三弓凛伊修塔尔
图四脑内妄想不要当真

厚涂使我快乐...........[zz般的傻笑.jpg]

第一次用板子上色,,,我,,我尽力了【捂脸】

[维勇]关于勇利的自由滑

猪肉:

        众所周知,胜生勇利的自由滑所表现的是他一生的爱,而在自由滑的最后,勇利的手臂所指的方向总是维克托所在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  有人疑惑:为什么每次勇利所指的方向都是维克托所在的地方呢?
        有人说,这只是一个巧合,有人说,是因为维克托故意站在那个地方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说这是为什么呢,勇利”维克托蹭蹭被他抱在怀里的勇利的脸,声音似乎带着笑意。
         勇利满脸通红,双手局促地扭了一下,发出如同蚊子一般的声音:“因为…因为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因为什么呢,勇利”维克托亲吻了勇利的脸颊,眼中闪过一丝戏谑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因为我的爱就是你啊”勇利深吸一口气,大声地说了出来,随后便把红得像番茄似的脸埋入了维克托的肩膀。
        维克托愉快的笑了,满满的爱意充满了他的胸膛,维克托从未感觉如此快乐过。
        维克托把勇利的脸轻轻地抬了起来,给了勇利一个充满爱意的吻,“感谢上帝把你送到我的身边,勇利,我爱你”
         遇见彼此,是维克托和勇利这生中最大的幸运
        

【BSD太宰治×她×你】无题

☆玻璃心,渣文笔,瞎胡写,自己high
☆lag是随便打的,毕竟这种题材…_(┐「ε:)_
☆ooc预警


列车到站后缓缓停下,随着人流踏出车门,你再一次回到这个阔别已久的城市——横滨。
还是与多年前一样,横滨依旧热闹与繁华。熟悉的街道与风景勾起了你无数的回忆。然而,这座蕴含着你无数回忆的城市,在两年前,你却逃一般远离它。若不是工作的需要,或许你永远都不会回到这里。
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这次工作的地方,你想要快些完成工作,然后离开。因为你不想见到在这座城市里的某些人,某些让你逃一般离开这座城市的人。
俗话说,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。就在你完成工作准备离开的时候,熟悉的声音从你身后传来。
“__?”
心脏瞬间猛烈跳动起来,你的脸刷地一下变得苍白。转过身,你见到了熟悉的脸孔。
“没有想到竟然能在这里见面呢。”你努力挤出微笑,看着面前外表依旧能被称为少女的女人说道,“许久不见。”


在四年前,你和她一同加入武装侦探社,并成为了室友。或许是年龄相仿的缘故,你和她成为了无话不说的闺蜜。
武装侦探社给你的感觉就像在家一样,在大家的帮助下,特别是太宰治,你们很快地融入了侦探社。
事后,你听国木田不耐烦地抱怨(骂)太宰治,说太宰治对待你和她比什么事情都积极,肯定是想要逃避工作云云。你看了一眼坐着国木田附近,戴着耳机悠然自得地无视国木田的太宰。
其实,你加入武装侦探社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太宰治。

原本小心地收好异能伪装成普通人的你,在一次意外卷入了武装侦探社的行动中。之后发生什么事,由于对你冲击太大,你已经记得不清了。只记得那天的傍晚,海风吹起他的大衣,他微卷的头发。在夕阳下,一切都变得朦胧了。他微笑着向你伸出手。
“加入武装侦探社吧。”
在那一瞬间,四周的时间都停止了流动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你心中疯狂生长。
你突然意识到你喜欢上了太宰治,你在暗恋他。


某天夜晚,你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,看见她坐在沙发上玩手机。她看着屏幕笑着,似乎在和什么人热聊。你从她的身后扑过去,一手抢走她的手机,说道:“呐呐,让我看看是谁让我们的小可爱笑得这么开心。”
“好啦,是太宰君啦。我们在聊以前的事。”她如愿地被你吓到,不过很快就缓过来,重新把手机抢回来,见你一脸疑惑,“我和太宰君在学生时代就认识了哦,没想到现在出来工作还能再次见面呢。”
“原来如此。”你回答道,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


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,太宰经常跑去和她热聊。其频繁的程度多得连直美都跑过来跟你说悄悄话,问你她和太宰是不是有一腿。
你笑着和她说或许是他们以前就认识,熟人会特别多话题聊吧。看着直美喃喃着不相信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,你偷偷地瞟了他们一眼,心里不是滋味。
那天夜晚,她很晚都没有回来。你打了很多次电话给她也是无人接听。直到时针指向11的时候,玄关才传来开门的声音。
“你去哪里了?又不跟我提前说一声,打你手机又不听,我很担心你!”你装作很生气的样子。
“抱歉,抱歉,”她连忙双手合十向你道歉,“今天我和太宰君完成委托之后,原本想赶快回来的。结果太宰君一时兴起说要请我吃饭,就把我拉走了。我本来是想先打个电话给你,但是手机被太宰君收走了。”
“好吧,但是下不为例哦!”你叹了口气,随后装作玩味地笑起来,勾起她的脖子,“小可爱~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。说,你和太宰先生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他竟然会请你吃饭,还把你的手机收起来……唉,这是什么?”你注意到她脖子上,出现了之前你从未见到过的项链,你伸出手去触碰,就在触碰到的那一刻,你愣住了。
“才……才没有呢,我和太宰君之间什么都没有!”她突然之间涨红了脸,慌张地拿下你放在她脖子上的手臂,“已经晚了,我先去洗澡。”她没有注意到你的异样,说罢便冲回房间,留下愣住的你。


回到房间,顺着房门滑下,你跌坐在地板上,将脸埋在双膝间。
你的异能,能够看见无生命物体的记忆。刚刚就在你触碰那天项链的时候,异能发动了。你看到了,看到了太宰和她相拥着,她的脸红得能滴出血。太宰微笑着,眼神温柔似水。你看到了他们十指相扣,在夜里的海边漫步。你看到了在某个路灯下他们在亲吻着……
心像是被什么狡住般隐隐作痛,咽喉像是被什么堵住那样无法呼吸。你想要哭泣,可眼泪却一直在眼眶中打滚迟迟不肯流下。
很痛苦,很难受。
就像沉溺在水一样,水面的光逐渐离你远去,黑暗慢慢将你拥入怀中。每次遵从本能的呼吸,涌入肺部的水挤压着所剩无几的空气,带起火辣的痛楚。丝丝鲜血从肺部通过咽喉流出,荡漾在渐暗的水里,如同诺伦拉扯的生命线。
其实你是知道的,只是你一直不肯接受,不肯承认罢了。
从一开始,你就注定没有机会。你只能成为众多被太宰救赎的人中的一位,却不能成为与他并肩的那位。
你突然很想抽根烟,尽管你从来不抽。
既然我无法得到,那么,我将尽我最大的所能,去祝福你。


第二天中午,你完成委托准备回侦探社。你一打开门,直美就冲了过来拉住你的手。
“你终于回来啦,快点过来,太宰先生有事要说。”
你疑惑地被她拉着坐到自己的座位上。
太宰治看到最后的你也到了,他拍了拍手,“好了,既然人已经到齐了,那么我就要宣布了哦,”说着,他一把搂住身边的她,“那就是……我和她已经正式交往了哦。”
整个武装侦探社的人在停顿数秒后沸腾起来,除了你。
大家都起来向两位送上祝福,唯有你一个人坐着,全身发抖,脸色有些苍白。
努力使自己归于平静,片刻,你也站起来加入大家的祝福行列。


「你在害怕些什么?」
心中有一声音询问。
我在害怕,
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去亲近他,
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去嫉妒她,
我害怕自己会成为他们之间的第三者。
我不希望自己活在他们的光辉之下。
「那么就离开吧,离开这里,离开这座城市,到一个没有他们的地方去。」
我曾幻想过我能与太宰一起,
与之相拥,
与之相吻,
与之十指相扣。
当幻想化为真实,可站在他身边的人并不是我。
别了,我的朋友。
别了,灿烂繁华的横滨。
别了,我那妄想不堪的梦。
在不久后的一天,你如此想着,然后逃离。


“____?____?”她的声音把你从回忆唤了回来,你们现在坐在武装侦探社附近的咖啡厅里。
“____,你是不是工作太累了?老是在发呆。”她担心地望着你。
“大概吧。”你喝了口黑咖啡。
“不去看看侦探社的大家吗?”
“嗯,不去了,毕竟我这次回来是因为工作的问题,而且我也不想去打扰大家。”
“好吧,”她有些失落,忽然又好像鼓起勇气般问你,“为什么你一直不回复我短信呢?”
“短信?”你恍然,“啊,我之前的手机坏了,里面全部资料都没有了。后来换了新的,但是又忘记你的电话号码……”
“原来如此,”她点了点头,“那你一定还不知道吧……”
“嗯?”
“我和太宰君快要结婚了。”
时间能够冲淡一切,你不否认这话。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你很平静。
是时候要走了,她执意要送你。
“你会来吗?我婚礼的那一天。”
“看看吧,不一定。”你努力地向她挤出微笑,“呐,你要幸福哦。”说罢,你穿过人流,刷卡入闸。你知道她回答了你,但是车站吵杂,你听不到。
偷偷停下脚步回望,你看到熟悉的身影牵着她的手向车站外走去。沉默地看着他们的背影直至消失,你重新回头走向车厢。

『我们听到他的名字不会感到肉体的痛苦,看到他的笔迹也不会发抖,我们不会为了在街上遇见他而改变我们的行程,情感现实逐渐地变成心理现实,成为我们的精神现状:冷漠和遗忘中跳跃的浪花。』
——《追忆似水年华》